为首一人走到了马车跟前看了半天

- 编辑:admin -

为首一人走到了马车跟前看了半天

 公孙康本来就是吓坏的,这一下子直接就吓犯病了,“哇!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 
    一边官员气道“李将军,你这是何意,我家主公本就不禁吓,你又是如此,这不是让我主病上加病吗?”
 
    李林一笑,心里想‘哼!你家这个废物主子,就是让我给吓坏的,你要知道还不气死你!’。
 
    李林抱歉的笑道“哈哈,真是对不起啊,我不知道。”
 
    然后李林也不再理会他,看着手里锋利的剑锋,嘿嘿笑道“这么这么锋利,嗯!好东西,已到就把这玉石做的打印切成了两半,从今以后,老子就叫你碎玉了!哈哈哈!进城!”说完,也不再理睬还在跪着的公孙康,大步的进了城,身后跟着喜气洋洋的众将士。
 
    公孙康还在自立糊涂的跪着,身边的官员赶紧将公孙康扶起来,对一旁人小声道“快带主公离开,按照原计划的路程,去乌桓人的聚集地!”
 
    一盘人暗暗点头,没有惊动李林手下欣喜入城的士兵,将公孙康带走。
 
    李林十分开心的进了公孙度还在建造中的宫殿,进来一看,不仅是李林,其他几个人也都像是三炮进城一样,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场面,李林是左看看又看看,忽然听到一声“元杰,快过来看!”
 
    李林问声看去,原来是阎柔,阎柔指着公孙度弄的宝座跟自己说着。
 
    李林笑了笑,不好意思到“哈哈,这…………不好吧?”
 
    阎柔笑着,没好气道“哼!你还装,你要是不做我们可就坐上去了啊!”
 
    李林知道他在看玩笑,屁颠屁颠的跑过去,左晃晃,右晃晃,嘿嘿的小哥不停,阎柔,阎志还有几名将领,齐齐的走到宝座前,跪倒在地,大声说道“拜见主公!”
 
    李林一愣,自己这就成主公啦!升级了,这是,赶紧客气道“众位将士快快请起啊!这个,我这里也没红包,你说不年不节的,你们不用跪!”
 
    几个人起身,阎柔打趣道“这么给你面子,你应该请吃饭啊?”
 
    李林笑道“哈哈,你就知道吃!”
 
    公孙康这边,几名亲信,带着公孙康乔装打扮一番,扮作客商,而现在李林刚刚将襄平城拿下,官员们不是在计算受降的士兵数量,就是在清点府库,士兵们也都在因为一场大战的胜利而欢庆,所以现在正是逃出襄平城的好时机。
 
    一行人赶着两辆马车,悄悄的开出了襄平城,谁知道还没走几里路,马车前方便出现了一队人马,百人左右,连人带马,黑色的盔甲,背后背着斩马刀,只露出两只眼睛来。
 
    马车上的人惊叫了一声“快看!是李林的血杀营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纷纷大惊,李林的血杀营可不是闹着玩的啊,已经在整个辽东人的心中形成了一个意识,碰到了血杀,就相当于碰到了魔鬼。
 
    那人还假装镇定,赶紧挺住马车,跑了过去,十分的敬畏道“军爷,我们是去辽西的客商,一直被困在了襄平城里,这不,我看李将军已经将襄平城占领,城门也不再戒严,我们还要赶着去辽西去做生意,当误了这么久,我们已经亏本了不少了,还希望军爷放我们过去,要不然小人一家老小可就没法活了!”
 
    士兵点点头,没有说话,策马缓慢的走进马车,众人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,为首一人走到了马车跟前,看了半天,拿起刀指了指公孙康道“此是何人?”
 
    公孙康傻呆呆的道“我…………我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一旁人立即笑道“军爷,这是我家孩儿,从小得了怪病,脑子傻,望军爷见谅啊!”
 
    那人点点头,,有策马凑了一圈,回身走了回来,车上人还以为已经没了问题,忽然为首一人又回到了公孙康身旁,手起刀落,一下子将公孙康的脑袋切了下来,公孙康脑袋在空中飞了起来。
 
    车上人惊叫了起来“啊!军爷,你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那人默默的说
    李林几个人还在公孙度的宫殿里面哈屁了好一阵,侯宇走了过来,也不理睬别人,到了李林的身边,小声道“将军,公孙度一家,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。”
 
    李林面色一边,但是只有一瞬间的阴暗,点点头,侯宇也不说什么直接走了下去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 
    原来李林将血杀营分为无路,截杀公孙度一家,公孙度逼死了李敏,刨了李家的祖坟,李林怎么可能放过他,投降?想得美,那就是你自己将脑袋送了过来。
 
    侯宇是什么人,李林一交代,就算是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侯宇也会去办,所以公孙度全家老少,不管是下人丫环,一个不留,不是李林心狠手辣,李林一直坚信一句话,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!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