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见公孙恭的头颅在里面端正的放着

- 编辑:admin -

只见公孙恭的头颅在里面端正的放着

公孙恭意思,2000人直接崩溃,纷纷向营外逃跑。“砰!”只见营门上大闸门直接压了下来,虽然是有木桩做成,但是也是十分笨重,正在门下的几个骑兵直接连人带马被穿透,压在了门下面,公孙恭的士兵一看,门口对然封上了,但是门下还有几个人的尸体支出了一条小缝隙,再一看身后的血杀营已经杀到了进去啊,士兵们飞速的跳下马来,往缝隙里面钻。
 
    但是刚刚钻出来的士兵,一抬起头,只看见忽然眼前一片火把亮了起来,将营门前照耀的灯火通明,阎柔漫步走了出来,大喊一声“放箭!”只见周围“嗖嗖嗖!”无数的箭矢飞射而来,逃出来的人硬生倒地。
 
    没过一会,已经是满地的尸体,侯宇等五百血杀营将士跳下马来,侯宇道“将所有人头颅割下,一个不能少,将军说了,不留活口!”
 
    “诺!”血杀营立即抬起尸体,割下脑袋,动作就像是机器人一样。
 
    第二日,襄平城下,李林血杀营五百士兵策马立在城下,李林喊道“嘿!城上的人听着!昨日你们派去偷袭的人,很是倒霉,都被我杀了,看在公孙度的一代枭雄的面子上,我给你吧人头换回啦!”说着,李林一挥手。
 
    一见血杀营就开始往城下扔脑袋,一时间襄平城下头颅飞舞,就像下雨一样。
 
    2000个脑袋扔完了,李林不削的看了看眼前,现在李林已经对这种场面越来越习惯了,毫无反应,虽然昨日砍头的时候李林故意回避了。
 
    带着人回去,而襄平城头之上确实一阵骚动,士兵们已经被刚才那一阵的头颅的飞舞吓得魂飞魄散,城下一片寂静,城头上的士兵也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,过了了半天守城的将军见李林那边什么动静都没有,才反应过来去通报公孙度。
 
    公孙度那边,自从那昨夜公孙恭走后,现在没有回来,公孙度心里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妙,自己的儿子肯定出事了,李林会不会用自己的儿子威胁自己啊?
 
    过了一阵,只听外面
    公孙度艰难的站起身,疯狂一般的将盒子的盖子打开,只见公孙恭的头颅在里面端正的放着,眼睛圆瞪,仿佛就在瞪着眼前的公孙度。
 
    公孙度长着大嘴,但是却是说不出来任何声音,哆哆嗦嗦的指着自己儿子的头颅,忽然哀嚎了一声“啊!”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“侯爷!侯爷!侯爷!”身边下人惊叫着围了过来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知道这一会肯定会将公孙度气的够呛,但是没想到侯宇竟然该公孙度的儿子给杀死了,这个作用可是很大的,李林其实也是为了拖延时间,或者是让公孙度狗急跳墙冲出城来,反正是要不是像一个王八龟缩在城里面,李林就有办法以有限的兵力击杀他。
 
    谁知道公孙度这一会,可是真正的病危了,叫来自己还剩下的一个儿子公孙康,但是公孙康自从被李林给吓坏了以后,一直都是傻呆呆的,但是这也是公孙度现存的唯一香火了。
 
    公孙度将公孙康叫到了自己身边,公孙度知道,自己与李林有血海深仇,就算自己现在投降能保一时不死,但是李林那是为了名誉而不杀降臣,但是以后绝对不会放过自己一家。
 
    公孙度虚弱者张开了眼睛,公孙康激动道“爹…………爹,醒了。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